豐田時報

?

社長愿景 碎碎念 專題報道 微博 微信
豐田時報
社長愿景 社長愿景 社長愿景 微博 微信
不是EV或者FCEV 2050年的豐田

3月16日、17日,《THE PAGE》刊登了汽車評論家池田直渡的《寺師副社長采訪錄》,該內容將在《豐田時報》上連載5天。

豐田汽車公司即將開始對月球表面的探測項目,副社長寺師茂樹先生借用豐田章男社長的話說,這一挑戰是在月球上實現地球汽車技術“現實與虛擬的融合”。豐田經常被指出在電動汽車方面發展遲緩,豐田的技術高層領導將如何考慮電動化作為世界汽車發展潮流的新時代戰略?汽車評論家池田直渡為此做了深入采訪。此為5篇連載的第四篇。

圖為受洛杉磯市港口的委托,為實證實驗而制作的FCEV卡車。過去也用過EV,但充電時效率存在問題。

未來30年能源基礎設施會逐漸變化,根據巴黎協定,日本到2050年的目標是減少80%的溫室氣體排放,那么豐田將如何為之奮斗呢?

如果必須將當前社會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到1/5的話,內燃機汽車就不能繼續存在,那么只好讓整個社會大大縮小經濟活動了。如果只考慮汽車,實現氫能源社會就是極為重要的事情。

現在豐田安裝在MIRAI車型上的FC(燃料電池)組塊很適合用于室內工作的叉車上,因為零排放特性能使室內空氣保持清潔。FCEV(燃料電池汽車)的適用范圍正在擴大,比如還有安裝兩套組塊的大型巴士SORA等等,那么今后FCEV將會怎樣發展呢?

目前豐田只占全球份額的11~12%左右

汽車中心的銀色金屬塊是FC燃料電池堆,2個黃色的圓筒為高壓儲氫罐。

池田:
到目前為止,HEV(混合動力汽車)無疑是很現實的,但據說將來不達到PHEV(插電式混合動力汽車)就不能減排達標。有人說那時EV(電動汽車)和FCEV將加入轎車主流,關于商業用車我稍后再問,先請教您,豐田現在必須要做的是什么?以及FCEV有哪些優勢?

寺師:
我們說過EV和FCEV并非截然不同的東西,但FCEV技術革新的重要一項是極力縮小成為發電核心的組塊體積。同時降低成本也要花很多時間來解決,因此需要EV先行并不斷普及,FCEV跟在后面。如果FCEV的發電組塊和氫罐能變得更加小巧緊湊,EV電池的裝載量也能進化得更小,那么將組塊和氫罐裝進EV車里的話,EV車就可以變為FCEV車了。

池田:
那就是說,并非后來轉換(到時候改造成FCEV),而是演變到FCEV,對嗎?

寺師:
是的。我們準備明年推出第二代FCEV,第三代也在同時開發。第3代FCEV的氫罐、發電組塊,都是詳細觀察了其他公司的EV車后決定尺寸的。

池田:
也就是您剛才說的,為了成為系統供應商吧?

寺師:
對。比如要是有EV技術的公司說:“從這個地區的能源特點來看,我們還是想賣FCEV車啊”,那么就減少電池數量并降低價格,然后把豐田的FC組塊和氫罐裝進去,把電機從EV變成FCEV,只不過需要適合各家公司車輛的不同尺寸而已。

池田:
您對發電組塊的目標尺寸大概是現在的百分之多少?

寺師:
大概60%左右。要安裝在小型、中型和大型車中,那時跟EV車調整電池數量一樣,只要調整組塊內部的單個數目就可以調節體積了。

池田:
那就是做成可變的嗎?

與汽車的尺寸相比,能看出放置在車臺上的電池堆和高壓儲氫罐的體積相當大。

寺師:
如果是卡車或巴士,就請他們安裝兩套,只要預先做出各種尺寸的FC系統,就能應對各種需求。各地區情況不同,比如某城市有很多氫,其城市規劃是今后建造很多加氫設施,而現在FC系統緊湊化和低價格化還不夠成熟,所以他們可以先考慮能否在EV卡車和巴士中采用,等到時機成熟,就放入FC發電組塊和氫罐,利用原有電機,進行協調控制,馬上就能改造成FC車輛。卡車和巴士很容易改造,電動化部分基本是一樣的,因此所謂“電動化全面網羅”并非對各種各樣的系統進行單獨開發。

池田:
就是說因為地區、需求不同,所以要精心制作出基本性一致的,能應對各種需求的東西來。

寺師:
嗯,是的。比如在混合動力的引擎處放置發電組塊,再看在什么地方放入氫罐,那就成了真正與混合動力結構完全一樣的FCEV了。因此今后的關鍵就在于縮小系統空間、降低成本,拿出價格更便宜的系統。

池田:
現在的氫罐不是也很貴嗎?它與發電組塊的價格比例是怎樣的呢?

寺師:
組塊是很貴的,因為使用了白金,所以對于像催化劑、貴金屬等必須依靠新技術去減少使用。

池田:
看來為普及環保車而降低成本是很重要的,但是使用稀有材料很難做到啊。這是一定要解決的。那么制作起來很費事的氫罐又是怎樣的呢?

寺師:
氫罐現在是想做成高壓的,想多裝氫。

池田:
現在電極是用碳精棒做的吧?據說是手工作業,相當費事。

寺師:
是碳精棒,制作時纏在樹脂膠囊上,在不久的將來還必須考慮液態氫。

在不久的將來還必須考慮液態氫

寺師副社長說:“如果減少EV的電池搭載數量,然后放上FC燃料電池堆,就可以將EV改變成為FCEV”。(攝影:志和浩司)

池田:
手工制作既費力,成本又降不下來,尺寸還很大,為了承受高壓,形狀得做成筒狀的等等,這些都是問題啊。

寺師:
是啊,所以要考慮液態氫,我們必須將氫的裝載方法等一起改良。

池田:
聽說千代田化工建設有限公司稱可以將氫混合在液體的甲苯中,在常溫?常壓條件下把氣體氫壓縮為1/500的體積。如果真是這樣,就可以直接使用加油站等基礎設施了。甲苯和汽油在法律上都屬于危險物第四類的第一項石油類,如果那樣能行就太好了,因為就能用目前加油站的泵,像普通加油那樣加氫了。

寺師:
要研究的包括那些,而且也包括氫本身的技術開發,有些還涉及到能源政策方面的問題。如何使用氫能源,用怎樣的方法制造氫,這已不是哪一家公司能單獨解決的事情了,豐田也不單獨做了,由官方、民間大家共同形成團隊來做不是更好嗎?

池田:
總之,這一領域過于寬廣,豐田包攬一切開發顯然不合常理了是吧。

寺師:
這就跟登陸月球的ROVER一樣啊,想要去宇宙,讓一輛車在那里跑,所有技術都還是未知數,是個問號,現在解題的不能只是豐田吧。豐田應該先向大家宣傳自己的愿景。

池田:
現在提到環境問題,人們就會想到“Tank to Pipe”,(從加油口到排氣口),還有什么“Well to Wheel”,(從油井到車輪)等,這些定義還含有各種長遠看法,而且還有數值支撐。在Tank to Pipe方面,FCEV做到了零排放,那么在Well to Wheel方面呢?制作氫的方法不同,事情就不同了。靠石油是做不到零排放的,那么您是怎樣看待氫的制作方法呢?

寺師:
從最初的制造能源到車子上路,這件事當然需要討論,今后各個國家和地區應采用怎樣的能源計劃是根本問題。到那個時候,如果拿我們現在的現實情況來看,制作氫時努力減少CO2是有意義的。著眼于未來,讓我們更多地研究減少CO2的制作方法。

說到Well to Wheel,不能只是看到這個方法CO2產生量大,就說不行,而是著眼于最終能源計劃的落實,如果從實現目的所需要的技術開發方面來說,選擇是很豐富的。

是EV還是FCEV,將它們對立分開毫無意義

橫濱灣沿岸地區設置的風力發電站,通過風力發電來電解水從而生產氫氣。無風時可采用候補方案——即用普銳斯的二手電池繼續電解水生成氫。氫可以看作是保存和運輸電的一種形式。

池田:
如果電動化技術是多樣化的,對應其的基礎設施也應廣泛且靈活。就拿現在豐田在橫濱·川崎地區試驗的“HAMA wing”項目來說吧,風不管什么時候自己都在吹,那么把風能發電裝入Prius的二手電池,讓電力穩定地制作氫能并儲存。在夜間等電力需求少的時候,風能發電制成氫并儲存,就像電池蓄電一樣,是把電量轉換成氫保存的方法。

寺師:
是啊,如果將EV和FCEV對立起來,就只會想到各方的利弊,但其實無非是用電池儲存還是氫儲存的問題,所以我想,可以采用兩者配合的儲藏方法。

池田:
您說得對,那么現在最適合氫的不是私家車,而是商業用車吧?因為不需要像轎車那樣到處找加氫站,一般長途卡車貨運,起點和終點都是定好的,只要那里基礎設施齊備就什么問題也沒有。而且這種大型車往往要讓司機輪流開,車輛24小時行駛,像EV車那樣充電花幾個小時就不方便了,如果是氫,5分鐘就可以加好,換司機后馬上就能出去。那么關于商業用車方面現在是怎樣展開的呢?

寺師:
我們最初用FCEV制造MIRAI的理由,是因為美國的ZEV限制。先從轎車開始做,后來又做了一個,就是您所說的商業用車了,但這輛車也沒有招來大批客戶。我們經常聽到的是:“你們能制造FCEV的垃圾車嗎?”因為在深夜、清晨的工作比較多,而該車的魅力在于安靜,另外24小時工作也是個需求,他們說FC好啊,夜間道路施工時,柴油車噪音太大擾鄰,所以希望用FC來做,有這樣想法和需求的零散客戶非常多。

想制作一款像MIRAI那樣的轎車產品并大量銷售,基礎設施建設就成了問題,于是我們想,還是轎車和商用車結合著做吧,像貨運車、大巴、出租車等等。如果是出租車,加注燃料方面只要能有像LPG(液化石油氣)加氣站那樣的數量,運轉也就夠了,而那些已經規定好線路的車輛就方便多了。

如果行駛距離短,夜晚不用車的話EV也可以,不過像您說的,想24小時連續行駛的話,還是FC好,因此商業用車不必討論選FC好還是選EV好,各取所需就可以了。

池田:
看來全線車系應準備好各種最佳產品,隨時準備迎合各種需求。

大型FCEV巴士“SORA”(圖片提供:豐田汽車公司)

寺師:
可以呀。換個話題吧,我現在最想做的是FCEV和EV這兩個,不過最近在日本自然災害非常多。前一陣子北海道出現了大面積停電,停電時還能有電用,以及路燈供電就變得至關重要。普銳斯PHEV家庭使用很好,不過它不能大量供電。考慮到避難所所用的燈和空調等,太小的車不行,像公交車那樣大小比較好。我們已經開始做FCEV的大型巴士“SORA“,它供電量很大,但一下子要讓大家都來買SORA還很難啊。

池田:
咦,不是1億日元(約600萬人民幣)左右嗎?

寺師:
過些時候還會再便宜點,現在是這個價。

池田:
普通巴士是2000萬日元(約120萬人民幣)。

寺師:
所以制作差不多像中巴考斯特那樣的FC或EV車的話比較好。MIRAI補貼政策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自然災害時靠臨時政策增加銷量等總歸是讓人心里不安的。所以呢,比如像FCEV考斯特那樣大小的車輛,平時用于客運或接送員工等,而在發生自然災害時,FCEV的考斯特就可以去往災區當做電源車,比如停在便利店旁,便利店就能繼續營業。作為那類的應急,考斯特大小的FCEV就不錯。

池田:
從全國來看,有必要布局好電源車的放置網點,是地方政府掌控,還是與中央一起管控等等,都需要周密設計。

寺師:
是啊。當我們與地方政府提起時,他們說SORA買不了,要是考斯特那種的倒是想要。企業方面也有這樣的聲音,豐田的銷售店也想買上一兩臺,遇到緊急情況時大家能用上。

池田:
在這種積極向前的潮流中,豐田電動化工程的目標是:重視環保,貢獻社會,創造適合于不同地區和使用方法的最佳解決方案。

長篇采訪連載終于接近尾聲了,豐田稱FCEV會像空氣凈化器那樣吸入污染后的空氣來凈化環境。關于豐田對環保減排的論述,請看下集。

  • 豐田汽車顧客服務中心:
  • 800-810-1210/400-810-1210(一汽豐田顧客)
  • 800-830-8888/400-830-8888(廣汽豐田顧客)
  • 雷克薩斯顧客服務中心:
  • 800-810-2772
  • 400-810-2772

京ICP備11010962號-9 |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2208號    ?2017豐田汽車(中國)投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網站政策 |使用須知 |汽車維修技術信息 環保信息查詢
广东36选7走势 金河配资 哈尔滨麻将真人玩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数据 森林狼炒股群 欧冠决赛皇马vs马竞 南宁麻将13幺怎么胡 云南11选5规则 网球比赛 财神捕鱼官网 麻将怎么玩的 福建11选5即乐彩 四人麻将免费打 浙江股票微信交流群 516棋牌猪猪游戏平台 湖北快3号码单号遗漏 比较正规的棋牌平台